清漂主力守护一江碧水

来源:信彩   编辑:西胁保   浏览:19053 次   发布时间:2019-01-17 10:27:17   打印本文

“多谢家主!”万劫谷第五层上空一处,独远顿空而望,道“风,一切都没事了。”“接下来,在下就让这场猜石比注完美落幕。” 他一步踏出,衣袂飘动,让众人似乎真的像是看到了一位随术无双的大家,在石居的凡园内走动,抬眼间就勘破石料中的神物。

却见远处,红发,三手妖,仍旧是狂妄大笑道“群妖听令,先杀了他,然后攻入城堡,活捉所有历练弟子......!”然而却也就在三足妖狂妄藐视之际,一脸得意的脸色突然一顿僵硬抽风。就见此时此刻,天空之上一杆闪烁着紫色乌光的战戟犹如拨云见日,迎空一扫,也就在那么一个瞬间“呼哧呼哧!”大片的青色毒云伴随着阵阵狂音迎着地面就砸了下去,“啊...啊......”作为万劫谷的其他层的历练驻地,因为这第一层的历练弟子驻地,这里相对安全,除了供应平日第一层驻地工作人员的日常生活,及来第一层来历练的修为低到入派的历练弟子的常备开支,还有就是供应其他层历练常备资源供应处,因为各大门派的历练弟子,在历练的过程当中,短则一天,多者一个多星期,其中所需要的资源不必返回各大修真门派,第一层历练弟子除了提供一层保护之外更是所有修真界前来历练的弟子历练时的资源补给,更是调控其他驻地资源的补给地。

  由虚向实,VR产业发展有了顶层设计

新华社发

  南昌VR虚拟现实主题乐园波音737飞机模拟驾驶舱体验场景

  虚拟现实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重要前沿方向,融合了多媒体、传感器、新型显示、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多个领域的技术,有望成为众多创新应用的基础平台,催生诸多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新一轮技术与产业变革。近日,工信部发布《关于加快推进虚拟现实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虚拟现实产业发展作出顶层设计,在突破关键技术、丰富产品有效供给和建设公共服务平台等方面明确了重点发展任务及线路图。

  分析人士指出,此次《意见》出台有望从政策上进一步引导、规范、支持VR产业高质量健康有序发展,促进虚拟现实技术在制造、教育、文化、健康等行业领域快速应用,进入爆发式成长战略窗口期,这无疑是一剂强心剂!

  首要突破关键核心技术

  虚拟现实产业联盟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虚拟现实产业市场规模同比增长164%,虽然国内市场规模目前只有160亿元,但已开始呈指数级增长,到2020年预计国内市场规模将突破900亿元。

  目前,全球虚拟现实产业正从起步培育期向快速发展期迈进,我国面临着同步参与国际技术产业创新的难得机遇。但我国虚拟现实产业在发展热潮涌动的同时,在应用过程中仍存在一些技术壁垒有待突破。

  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发布的有关虚拟现实产业发展白皮书提出,在硬件方面,目前VR设备使用不便、效果不佳等问题仍然突出,硬件的处理速度远不能满足在虚拟世界中实时处理大量数据的需求;在软件方面,虚拟现实软件开发花费巨大且效果有限,相关的算法和理论尚不成熟。在新型传感机理、集合与物理建模方法、高速图形图像处理、人工智能等领域,都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三维建模技术也需进一步完善。

  在实际应用上,目前虚拟现实技术主要应用于军事和高校科研,在教育、工业领域应用还远远不足,未来应努力在民用领域的不同行业发挥作用。

  对此,《意见》提出要加强产学研用协同合作,推动虚拟现实相关基础理论、共性技术和应用技术研究。坚持整机带动、系统牵引,围绕虚拟现实建模、显示、传感、交互等重点环节,加强动态环境建模、实时三维图形生成、多元数据处理、实时动作捕捉、实时定位跟踪、快速渲染处理等关键技术攻关,加快虚拟现实视觉图形处理器(GPU)、物理运算处理器(PPU)、高性能传感处理器、新型近眼显示器件等的研发和产业化。要求到2025年,我国虚拟现实产业整体实力进入全球前列,掌握虚拟现实关键核心专利和标准,形成若干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虚拟现实骨干企业。

  极大丰富产品有效供给

  去年12月22日,世界最大的VR虚拟现实主题乐园在南昌开园,给人们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与乐趣:其中全球仅有的两台波音737模拟驾驶舱之一,满足人们飞上蓝天的梦想,还有亚洲唯一的滑行项目SlideVR,令游客体验如同从碎片大厦飞速下滑的惊险……

  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乔跃山表示,我国虚拟现实产业具备一定发展基础,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与不足,其中优质的虚拟现实内容应用不足,须丰富产品有效供给、推进虚拟现实重点行业应用等,以保障产业健康发展。

  多位分析人士指出,目前虚拟现实产品应用在效果上还不够理想,如在虚拟现实的感知方面,有关视觉合成的研究较多,但对听觉、触觉关注较少,真实性、实时性不足,基于嗅觉、味觉的设备还没有实现商品化。此外,在交互效果方面,虚拟现实技术与人的自然交互不足,在语音识别、人工智能方面的效果尚不能令人满意。专注动作捕捉技术的北京诺亦腾科技有限公司CTO戴若犁博士表示:“产品需要不断迭代,贴近市场消费者的需求,否则就会被不断追赶上。”

  由此,《意见》做出重点部署,面向信息消费升级需求和行业领域应用需求,加快虚拟现实整机设备、感知交互设备、内容采集制作设备、开发工具软件、行业解决方案、分发平台的研发及产业化,丰富虚拟现实产品的有效供给。

  大力建设公共服务平台

  《意见》提出,到2020年,我国虚拟现实产业链条基本健全,创建一批特色突出的虚拟现实产业创新基地,初步形成技术、产品、服务、应用协同推进的发展格局。

  如何实现,《意见》进一步做出部署:依托行业龙头企业、行业组织和金融机构等其他第三方机构,面向虚拟现实产业发展需要,建设和运营产业公共服务平台,提供技术攻关、资金支持、成果转化、测试推广、信息交流、创新孵化等服务,推动构建集规模化创新、投资、孵化和经营为一体的虚拟现实生态系统,优化产业发展环境。

  目前,虚拟现实作为科技前沿领域,受到全国很多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如福建、贵州、重庆、南昌、长沙等省市,纷纷出台推动虚拟现实产业发展的专项政策,抢占VR产业发展先机。

  记者了解到,去年江西VR产业从零起步,在举办首届世界VR产业大会之后得到加速发展,南昌市VR企业达80余家,聚集了200余家VR产业上下游相关配套企业,成功打造出国内第一个平台较为完善、产业链较为齐全的VR产业生态圈。并且当地还积极加入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工信部主导的虚拟现实产业联盟,同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北理工混合现实与新型显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北京软交所等单位开展合作,成立VR人才培训平台,创建“VR产业创新中心”。

  据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建立了3600平方米的VR产业基地创新孵化中心,形成国内VR行业首个“智库”,并且吸引到微软孵化器、北京理工大学、联想新视界、清华紫光等一大批行业企业和研究机构入驻。

一天,入夜,依旧很是烦躁,就如是白天有得时候必须得坐在哪里,一动不动,你若要动,都会没有关系,但是若是思想走神,连神坛之上的金漆塑像一起动,那就是犯了天归了。独远,再次微微一笑,道“喝,你想和我单挑,胆量不错!”

  唐德影视的多事之秋 赵薇哥哥食言减持 捆绑演员负面缠身

  承诺增持却食言反手减持,赵薇的哥哥赵健因为违背增持承诺被深交所关注。1月4日晚间唐德影视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董事赵健等人承诺的增持成空头支票,反而反手减持被“关注”,深交所要求唐德影视说明赵健是否存在误导或忽悠投资者的情形,是否存在通过披露增持计划炒作股价、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情形。

  2018年,唐德影视黑天鹅不断,包括捆绑的演员负面缠身、阴阳合同风波等,受此影响,唐德影视的市值已经大幅缩减六成。同时,也是唐德影视股东的赵薇一家也过得并不太平,赵薇夫妇也连连撤退,辞去了不少公司职务。有媒体报道称,赵薇夫妇二人已经开始在香港进军实业,投资养猪。

  增持变减持,赵健及其前妻等股东减持

  去年3月20日,唐德影视迎来首发限售股份解禁,当时申请解除股份限售的股东有吴宏亮、李钊、陈蓉、赵健、张哲、王大庆、北京鼎石源泉投资咨询中心、范冰冰、赵薇、北京鼎石睿智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张丰毅、霍建起、盛和煜共计13名股东。当时唐德影视的股价维持在20元左右。

  2018年下半年,A股市场走熊,阴阳合同风波下,影视股普跌,2018年6月末,唐德影视的股价也从20元以上跌至约12元。

  2018年7月2日,唐德影视披露《关于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计划增持公司股份的公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宏亮,董事赵健,董事、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李兰天,董事、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郑敏鹏,监事付波兰、监事郁晖、副总经理李民,副总经理王智强,副总经理李欢等增持人,准备在未来六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1亿元,并承诺在增持期间及在增持完成后的六个月内不转让所持公司股份。

  不过9月27日,董事赵健、持股5%以上的李钊就披露了减持计划。而增持成了空头支票。

  在承诺增持后的接下来的5个月里,上述高管们并没有按计划完成增持。去年12月13日,唐德影视再度发布公告宣布,因增持人尚未能实施增持计划,拟将增持期限延长至2019年4月30日。增持期限从6个月延长为接近10个月。2019年1月2日,唐德影视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同意了上述延期事宜。

  但是,就在临时股东大会同意高管们延期增持的当天,唐德影视宣布,增持人之一赵健于2018年12月24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份120.0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0%,减持均价为6.38元,套现超过760万元。

  1月4日晚间,深交所向唐德影视发布关注函,询问唐德影视增持计划无法按照原定期限完成的具体原因,同时要求唐德影视说明,2018年7月2日首次披露增持计划时,是否就增持资金来源及增持计划的可行性进行了充分的分析和论证,如否,是否存在误导或忽悠投资者的情形。对于赵健减持的情况,深交所要求唐德影视说明赵健于2018年12月24日减持公司股份的原因,是否违反了其做出的承诺,是否存在通过披露增持计划炒作股价、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情形。

  实际上,赵薇的前嫂子,也就是赵健的前妻陈蓉也是唐德影视的股东,其也在减持。去年12月4日晚间,唐德影视公告称收到股东陈蓉提交的《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自公告之日起三个交易日后的三个月内,陈蓉拟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不超过480.45万股,即不超过唐德影视总股本的1.21%。

  根据唐德影视公告,陈蓉已经在12月24日减持了479.95万股,减持均价为6.38元,套现超过3000万。

  去年9月披露减持计划后,唐德影视股东李钊在2018年12月10日至2018年12月20日期间一共减持了5次,合计减持600万股,5次均价最低是6.31元,最高是7.03元。减持后,李钊不再是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

  与此同时,唐德影视大股东的质押比例居高不下。2018年8月2日,唐德影视公告,吴宏亮已经补充质押,质押累计股份占他所持有公司股份的88.68%。截至2018年12月24日,李钊质押了自己持有的1848.44万股股份,占他持有唐德影视股份总数的99.98%。

  捆绑的多演员负面缠身,唐德影视业绩下滑

  在股东纷纷减持的背后,是唐德影视2018年遭遇多只“黑天鹅”。第一只“黑天鹅”来自于《巴清传》。

  2018年3月29日,《巴清传》男主角高云翔在海外传出性侵风波,截至当日收盘,唐德影视市值蒸发8亿。

  在2018年半年报中,唐德影视更是详细披露了这部暂缓播出的电视剧对于公司的影响。半年报称,鉴于电视剧《巴清传》主要演员受到相关传闻影响,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电视台对于该剧的排播通知,若该剧未能在2018年播出,公司本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会因此受到不利影响,进而可能影响公司对其他影视剧项目的投资进度。

  据公告,虽然公司目前从未收到主管部门关于限制播出电视剧《巴清传》的通知,同时该剧购片方亦从未向公司提出更改或撤销合同的请求,公司仍不能排除未来该剧购片方因未能与公司就更换主演达成一致或该剧被主管部门限制播出而要求变更或撤销合同的风险。据分析,一旦合同撤销,或产生7亿坏账。

  祸不单行。2018年5月24日至5月28日,崔永元在几日内集中爆料范冰冰涉嫌偷税漏税、阴阳合同等问题。范冰冰不仅是唐德影视的股东,她的《武媚娘传奇》等多部作品也由唐德影视出品,同时,她也是《巴清传》的女主角。

  5月24日,唐德影视的市值尚为71.12亿元,在事情持续发酵之下,6月24日,唐德影视市值跌倒50.16亿元,市值一个月内减少29.47%。

  8月11日,唐德影视向媒体表态称,坚决抵制影视行业存在的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不遵守合约等乱象行为。但是这也未能挽回公司股价和市值,随后,唐德影视的市值还在不断下跌。

  到9月24日,阴阳合同事件发生4个月后,唐德影视市值跌到37亿元。截至今年1月7日收盘,唐德影视市值为28亿元,相比于2018年5月24日,市值已经跌去6成。

  早在2015年,唐德影视就在年报中指出,公司在和范冰冰、赵薇等艺人长期合作过程中,引入该等演艺人员作为公司的直接或间接股东,使其与公司利益趋于一致,引导产业链上下游的重要资源在上市公司平台上与公司业务进行有效结合。

  2015年,唐德影视实现营业收入5.3亿元,同比增长31.80%;归母净利润1.1亿元,同比增长30.98%。当年,唐德影视的电视剧业务实现收入3.68亿元,主要来源于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首轮卫视追播、二轮、三轮及四轮卫视播映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转让收入。

  到2017年,唐德影视实现营业收入11.80亿元,同比增长49.79%。当年,唐德影视在电视剧业务方面的收入主要来源于范冰冰的另一部作品DD2017年首次发行的《巴清传》等卫视播映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转让收入。

  目前,唐德影视最新披露的财报停留在2018年三季报。这份财报显示,唐德影视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14亿元,同比增长16.07%,净利润1.00亿元,同比减少17.77%。而具体到第三季度来看,唐德影视营业收入报1.18亿元,同比减少45.34%,净利润报1008.98万元,同比大幅下跌83.67%。

  赵薇夫妇从多公司“撤退”后去哪儿了?

  2018年对赵健、赵薇兄妹来说并不太平。2018年4月16日,证监会公布对万家文化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和相关人员市场禁入决定书,驳回赵薇夫妇、龙薇传媒、万家文化及相关当事人的申辩,最终决定对黄有龙、赵薇、孔德永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同时,对万家文化、龙薇传媒责令改正,并给予警告,而且分别处以60万元罚款;对孔德永、黄有龙、赵薇、赵政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

  事情是源于2016年底,万家文化公告,龙薇传媒拟以30.6亿元收购万家文化29.14%的股份,除了6000万元的自有资金,剩余资金均为借款,杠杆比例高达51倍。

  根据2017年11月证监会的表态,龙薇传媒在自身境内资金准备不足,相关金融机构融资尚待审批,存在极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以空壳公司收购上市公司,且贸然予以公告,对市场和投资者产生严重误导。这一举动引发市场和媒体的高度关注,致使万家文化股价大幅波动,严重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

  在证监会最终处罚决定公布后没多久,2018年7月,赵薇完全退出了龙薇传媒经营管理层。天眼查信息显示,7月30日,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和负责人出现变更,赵薇退出,如今由彭胜凯担任法人代表。

  不到一个月之后,2018年8月29日,杭州普霖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也开始办理清算注销手续。这家公司原本准备参与上市公司万家文化的定增,赵薇持有公司99%的股份,而清算组组长就是赵薇的哥哥赵健。如今,天眼查显示,普霖投资已经注销。

  与此同时,赵薇老公黄有龙也在撤退。

  早在2017年11月,赵薇夫妇就已接到了证监会处罚通知。由于当时黄有龙还是港股上市公司云峰金融的非执行董事,上市公司还发布公告称,黄有龙不参与本公司之日常营运,董事会相信黄有龙被处罚事件将不会对公司业务或营运造成任何不利影响。而在2018年1月11日,黄有龙就辞去了这家公司的非执行董事职务。

  到了2018年4月17日,港股上市公司顺龙控股披露,黄有龙由于市场禁入决定书及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原因,已辞任公司主席及执行董事以及董事会提名委员会主席职务。根据顺龙控股公告,黄有龙共计持有顺龙控股67.5%的股权。此前,黄有龙担任顺龙控股执行董事及主席等多职。

  尽管赵薇、黄有龙在不少公司“撤退”,但赵薇仍然参与着至少18家公司的经营,她在注册资本3.6亿元的心怡科技、注册资本1.1亿元的合宝文娱集团、注册资本1.1亿元的芜湖中星汽车销售公司分别担任股东,也是北京珠宝盒餐饮公司的副董事长、上海星星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与此同时,有媒体报道称,赵薇夫妇如今已经在香港开始投资养猪业,旗下公司名为“猪连必和”。

  1月8日,记者在香港公司处综合查询系统看到,猪连必和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8日,是私人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在营业。而天眼查信息显示,除了这家开在香港的公司之外,还有一家深圳猪连必和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黄邦银,最终受益人是刘辉山和吴佳琼。

  值得一提的是,黄邦银不仅是深圳润民现代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也和黄有龙有过交集。2018年4月17日,黄有龙刚刚退出顺龙控股,4月20日,顺龙控股公告称,黄邦银已获委任为公司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及董事会提名委员会主席。

  公告显示,黄邦银从事执业律师和投资银行法律业务近10年后,2008年投身生猪养殖业,创建润民集团有限公司,并为润民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这是一家提供生猪全产业链的产品及服务的公司。

  新京报记者 林子

若论境界,姜遇与那位散发祖师比起来判若云泥,难以仰望。但是这条路隐藏的太深,只有穿过峡谷才有机会看到,那位堪比圣人的祖师爷不一定来过这里。天仰望之高,地俯之卑微。特别是那些修真界的迂腐之辈,妄想以慧成神,却是迂腐。直到有一天他的飘临而下,他的想法也渐渐改变着,一方之神镇守一方,观原镇一直民安天顺,这也令山神领悦到作为神的孤独,直到有一天夜深人静的时候,一声琵琶奏从远方传来。“小心呀,无名哥哥!”

本文链接:http://enelar.com/2019-01-10/93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