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受访者称身边存在消防通道被堵的情况

来源:信彩   编辑:郭会娟   浏览:91792 次   发布时间:2019-02-18 16:04:07   打印本文

执法堂的横行霸道,已经为人所熟知绝对是一个强势的机构,但是无名又何尝是一个好惹的角色,光为人所知的无名就两次当着所有人的面斩杀了执法堂来挑衅的弟子。随即其屏气凝神,屹立不动,感受着分分秒秒中就会被一冲而下的危机之感。等无名祭练成了毒龙控水旗之后,无名一行人继续往里面走去。

暴风雨的前兆,异常平静,所有人都知道最后开启小世界的时间不会很久了,应该就在这几天了。天回城即便是在大秦帝国之中也是属于非常繁华的大城,也是三条古路在大秦帝国内的汇合点,经过这个汇合点之后,继续沿着一条路走,用不了多久就会到虚空之城。

  火车上的见闻(遇见)

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虽然是冬日,但广州不太冷,尤其是拖着行李箱,挤了一阵子地铁,在人丛中穿梭、摩擦,浑身还有些燥热。岁末年初的时候,人们都拖着行李箱,背着大包小包,从城市的各个角落启程,急切地向火车站涌去。

  往年的火车站人山人海,进站口始终如一条条长龙,喊声、叫声里间杂着幼儿的哭声,此起彼伏。今年不然,车站将进站口“前置”,几十个口子“一”字排开,电子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车次,人们坐哪趟车,就从哪个口进。精神抖擞的大学生志愿者耐心地为返乡心切的人们提供问答服务。如此疏导,秩序便井然,往年拥挤不堪的候车情形,几乎不见。

  我们往西去,西北。很幸运,“抢”到了卧铺票。一家三口,一上,一中,一下。我的中铺在邻车厢。先“安置”妻女,有一个行李箱很重,很大,我往下铺的座位底下塞,左塞右塞,进不去。我脱鞋踩住“小梯子”,往行李架上举,行李箱摇摇欲坠,我也摇摇欲坠,险些摔下来。一个壮小伙儿眼尖手快,迅速扶住,我顺势借力发力,行李箱妥妥地归位。我说了声“谢谢”,壮小伙儿说“不用”。我一扭头,他不见了。他的铺位不在这里。

  鱼贯而入的人们各寻各的铺位。一男一女边急着往这边走,边打电话,说的是乡音。我听了个大概,他们仨,上来俩,还有一个,还在倒地铁。这时离开车还有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估计赶不上。他们在我们对面坐下,男青年与对方的通话还在继续。我也替他着急。春运一票难求,亲人赶不上这趟车,就要改签,但改签恐怕连硬座都没有,或者退票。退了票也再难买上,真是急煞人也。果然,直到列车徐徐启动,落下的人还没上来。但事情还是解决了。怎么解决的?退了票,直奔机场,机票有,但临时“抓”票,很贵。男青年说他姐姐花了两千六百多块,一进一出,多了两千多块。回乡的心,在乎成本,但钱,咬咬牙,来年再挣,没有什么能阻挡游子回家过年的脚步。

  对面的中铺空了。我问列车员,我可否调过来。列车员说你先睡,春运期间,票很紧张,说不定下一站就有人“抢”票上来,上来你们自己再商量。人家没赶上车,我却有了与妻女同处一“室”的机会。我心里高兴,脸上却得掩饰,我的快乐不能建立在人家的“痛苦”之上。

  午餐时候。一车厢,大多数人都吃桶装方便面。整个过道,都弥漫着方便面味儿。我们吃的是麻辣粉还有鱼罐头。餐车开始送饭。男青年买了两盒快餐,他和妻子一人一盒。

  小夫妻在惠州的一个镇上开餐馆,以川菜为主。吃是人类共同的话题,永远也不会过时。我以为他会炒的菜不是很多,没料,看到他手机里的菜谱,“喷绘”的海报,密密麻麻,好几张。我们吃过的川菜,他都会做,我们没吃过的,他也会做,还有很多菜名,我没听过。一个二十来岁的人,会做这么多菜,不简单。

  他是甘肃定西人,原来在乌鲁木齐的一个餐馆工作,在后厨配菜,去年到惠州创业,因为堂哥在惠州。餐馆规模中等,食客都是附近工厂的工人。做餐饮,熬人。有时候,有的客人一聊天就聊到晚上十一二点,只能等。我问他,你不是有营业时间?他笑了笑,哪有赶客人的道理?他们这种餐馆,招徕的都是回头客,他要是赶客,人家下回就不来了,一传十,十传百,可不得了。累是累点,但有收获。去年八月十五,他们一天的营业额就有三千块,除去成本,能挣两千块。

  镇上房价不高,我以为他们的理想是就地安居乐业,可他们却不想买房。他们的想法是趁着年轻,再干几年,等攒一些钱之后,回老家开餐馆。

  伴随车轮与钢轨的撞击声,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但有一句话,他说了好几遍,“千好万好,还是家乡好。”

  列车是绿皮的,“Z”字头,大站停。我“占”了“人家”的铺,心里不踏实。其他铺位,基本没有空闲。车快到长沙站时,已暮色四合,华灯初上。年轻的女列车员提前收拾好三大包垃圾,列车停稳,她提着两大包垃圾下车,放在站台的垃圾堆放点,在她返身准备上车提另一包垃圾时,我顺手提起垃圾袋递给了她。靠近车门的瞬间,寒风拂面,凉气袭人,冻得我打了个哆嗦。列车员的发丝也在风中飘舞。列车在长沙站停八分钟,时间很短。列车员刚上车,发车的“哨子”已经吹响了。

  年轻的列车员,是个勤快的人。上班时间,不停地忙活。一遍又一遍拖地,清理卫生间。面对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乘客的赞扬,面对脏、累、苦的工作,她莞尔一笑,说:“这不都是应该做的嘛!”

  列车由广州始发,终点站是拉萨。进藏列车,区间长。春运人多,卧铺车厢还好,列车在抵达西安站之前,硬座车厢里,连过道都站满了人。晚上八点,是列车员换岗的时间。在餐车一角,老车长召集列车员开短会,叮嘱列车员,晚上值班格外重要,要确保旅客人身和财物安全;遇到突发情况,要及时报告。列车长最后问大家:“听明白没有?”列车员齐齐回答:“听明白了!”随后,列车员自觉交了手机,佩带对讲机,一个个矫健或倩丽的身影隐没于两侧车厢,开始守护一个个返乡人的梦。

  冬夜的温暖,伴随着车厢的“位移”,一路顺延。

许 锋

许 锋

“哈哈,无名,我终于完成了能量的积累,现在天源辰终于可以恢复到了伪圣器的程度了,终于可以打开血池了!”无名手上的冥道噬魂刀剑竟然慢慢地发生着一丝丝变化,竟然将剑意之中融入了神纹之后,开始再度沸腾了起来朝着范明斩去。

  周末侃

  一片树叶不能独自变黄

  张静雯

  观察演艺圈数年之后,我对该行业的“尬吹”风气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也难免不时被闪一下。比如有一次,读到一篇宣传某花瓶女演员的文章,说“演技巅峰永远是下一部戏”,立马就惊了:小姐姐,咱怎么也得先拥有演技,再考虑巅峰的事儿吧?

  不过,你可别小看这些徒有流量的明星,他们谁还没个“国际奖项”傍身呢?只不过,单是“伦敦华语电影节”“意大利中国电影节”这样的名称,就能让人嗅出猫腻。

  自娱自乐的把戏,大可一笑而过,认真你就输了。可当正经八百的博士学位也被拿来点亮明星光环,事情就起了变化。

  演员博士翟天临日前出来道歉了。作为演艺圈为数不多的博士,翟天临前脚刚喜提北大光华学院管理学博士后录用通知,后脚就喜提一连串质疑学术造假的热搜,最后只好低头示弱,申请退出博士后工作。

  老实说,最初了解到事情的原委之后,最困惑我的问题是:现在的演员怎么也这么执拗于学历了?本专业的博士念完还不够,非要再跨界做个博士后,他们的行业,好像不考核这项KPI吧?

  说来也不奇怪,演艺界似乎有这么个“门派”,酷爱扮演“文化人”,主要表现包括把微博字体改成繁体字、抄录伪名人名言等等。不愿意舍弃密集的工作、潜下心读书学习,又有“两开花”的精神追求,想来想去,只有这种捷径可走。

  翟天临那点儿事儿,是大家吃到快反胃的开年大瓜,前情提要就不用说得太细了。

  起初,一个粉丝出于单纯的膜拜,问翟天临的博士论文能不能在知网上搜到。没想到,翟博士下意识的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牵扯出背后的草蛇灰线:翟天临没达到博士毕业的硬指标,即在C刊发表论文,但却顺当毕业了;唯一可查的已发表论文,区区三千字,至少40%都是抄的;再往前追溯,翟天临的硕士论文查重结果也不容乐观。

  在“博士的诞生”这档“节目”里,翟天临简直开挂,冲破重重硬伤,一路“带病通关”。

  很多人借翟天临一事反思学术评价体系,反思唯论文的考核标准。这些都很正确,但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抄袭不可恕,和考核标准无关。再说,在翟天临的处境里,层层考核几乎悉数失守,不管规则长啥样,他应该都能轻松绕过。

  可翟天临还是让我不自觉地想起南京大学前博导梁莹。梁莹是典型的唯论文评价体系下开出的奇葩,靠着炮制大量论文,她高效晋级,迅速斩获包括青年长江学者在内的头衔。尽管在学生间恶评不断,但要不是去年被媒体发现心虚撤掉大量已发表论文,她还安稳地做着教授,享受光环加持。

  “翟博士的诞生”和“梁博导的诞生”,走的是全然不同的路径,但却都显示出了赢者通吃的特征。梁莹“赢”在炮制论文的过人“天赋”上,步步为营,说白了靠的都是这项单一技能,然而这谈不上真才实学。至于翟天临,他的技能条本和学术无关,却仅仅凭着那点明星效应一路绿灯。

  你说和他们相关的学校、机构,当真对他们的真实水平一无所知么?对那些东抄西凑的炮制伎俩,当真蒙在鼓里?各怀心事,各取所需,大家都开心,何必要戳穿。

  “一片树叶,除非得到全树的默许,不能独自变黄。”用教育部的回应解释纪伯伦的这句诗,就是“不能只查翟天临”。

  从吃瓜群众的角度看,翟天临的这场“大戏”里,最惹眼的并不是翟天临,而是他无意中“引爆”的那些事。

  如果只说一句“贵圈真乱”,就消解了严肃的本质。哪个圈子都不是独立而封闭的,蝇营狗苟诞生,整个社会范围内的公平都会被蚕食。

  对了,你可能注意到了,前文提及翟天临的道歉声明,我用的词是“示弱”,因为字里行间读不出多少道歉的意思来。绕来绕去,就是不坦白承认学术不端,连他抄袭的对象,也被暧昧地模糊成了“被我影响的相关论文作者”,可以说很油腻、很“社会”了。

  很多时候,“油腻”与“社会”,恰是很多人混得风生水起的通行证。愿这张通行证早日作废。

尉迟闯看了一眼石暴扛在肩上的野兽,双眉微蹙中,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似地缓缓说道。“家主,你看一下这是什么东西?属下宰杀这条黑鱼棒子时,从其体内取出了此物,看着古怪至极,不知是为何物?”老一走到了石暴的身前,将一枚鹅蛋般大小的东西递了过来。“就是我,你有意见?”这时候那几个弟子径直从城墙上飞了下来,为首一人一身青色法袍看着俊逸潇洒,面容俊挺,双目有神,眉毛斜插入鬓,看着气势无与伦比的青年人。

本文链接:http://enelar.com/2019-02-02/39581.html